中文版English

十條防控非瘟的實用建議,疫苗研究已出成果

發布日期:2018.10.12 點擊量:5336 分享
返回列表

截至10月8日,全球已有37個國家和地區向OIE(世界動物衛生組織)報告發生非洲豬瘟疫情,已有14個國家發生3915起非洲豬瘟疫情,形勢比2017年嚴峻。


俄羅斯自2007年12月爆發非洲豬瘟(1977年原蘇聯曾爆發非洲豬瘟,后被成功撲滅)以來,該病持續發生與流行至今,疫情綿延不斷,甚至蔓延到距我國僅1000公里的遠東城市伊爾庫茨克,幾乎擴散至該國的整個養豬體系。


2014年,四個歐盟國家發生非瘟,至此,ASF已在其它歐洲國家相繼爆發。中國在2018年8月報告了該病的存在,到目前為止已有8個不同省份出現ASF,并淘汰了超過90,000頭豬。 此外,比利時在2018年9月14日通報了公豬的幾起病例。

  

因此,ASF的流行病學情況可被歸類為對全世界養豬業造成嚴重威脅。 故本文將側重評估當前該病流行的主要特征,并為已確定的挑戰提出解決方案。



當前該病的主要特征



1. 在當前的全球形勢中觀察到不同的流行病學情景。

  

在高加索地區,俄羅斯聯邦,烏克蘭和羅馬尼亞,這種疾病主要影響家豬,野豬病例較少。

  

在歐盟(未考慮羅馬尼亞),超過90%報告的ASF歸因于野豬,豬場可見零星爆發。

  

在中國的近期感染中,該病在家豬豬群中迅速蔓延。

  

2. 野豬群在非瘟傳播過程中和流行方面發揮著作用關鍵。

   

野豬較以往密度更大且數量急劇增加。在過去幾十年中,在某些地區增長甚至到700%,這會直接影響接觸率并促進改病的傳播。野豬反復移動的過程會引起同源物種的感染


在不同感染病例中分離出不同的ASF分離株。從受感染的動物分離出的ASF病毒,具有從急性到無癥狀的不同臨床表現。這并不少見,正如之前在西班牙和撒丁島所描述的那樣。當受影響的區域為陰性時,觀察到急性ASF。然而,當感染在該區域周圍流行時,一定比例的感染動物(2-6%)可以存活,使病毒存在于不同的器官和淋巴結中,并具有間歇性的病毒血癥。這些帶毒動物成了環境和健康動物(野豬和家豬)的潛在感染源。

3. 人類活動依然推動一些受影響地區的非瘟蔓延。

  

當人們不了解傳播機制時,ASF可以長距離傳播。 導致ASF傳播的一些人類行為包括飼喂泔水或緊急銷售,即在檢測到ASF之前試圖出售其受感染的動物。

  

豬場生物安全對于避免ASF在豬場的引入和傳播至關重要。散養豬場是養豬生產中最薄弱的環節,故大多數疫情多發生在該類豬場。

  

不正確的車輛清潔和消毒是疾病傳播的最重要途徑之一。

  

野豬管理包括為狩獵場提供野豬飼料,增加野豬豐富度并促進了動物的接觸。所有這些因素隨后增加了病毒的傳播。


  


圖1.非洲豬瘟病毒的傳播途徑,包括與感染動物及其產品,排泄物/分泌物和/或血液,胴體,不同污染物和生物載體的直接和間接接觸(自行闡述)。



10項針對非洲豬瘟(ASF)的建議



1、不要低估非洲豬瘟。非洲豬瘟是一種從病毒結構到流行病學都很復雜的疾病,這么多年一直未被攻克。

  

2、了解該病,其傳播機制(氣溶膠并不重要,雖然血液很可怕,受污染的車輛和污染物是最大的風險之一),臨床演變(從急性到無癥狀),在豬場的疾病呈現(它通常不是爆發性的)。

  

3、應審查和更新早期檢測計劃和應急計劃。 所有與ASF作斗爭的人員都應該被告知并應一起工作(豬農,獸醫,私人和官方實驗室,林業官員,研究人員,政治家等)。

  

4、診斷。應實施疾病檢測臨床培訓,以獲得良好的早期檢測系統??贵w(ELISA和/或免疫過氧化物酶試驗)和病毒(實時PCR)檢測應平行進行。這是必需的,因為存在具有/不具有病毒和/或抗體的動物。

  

5、應根據流行病學特點審查控制程序(隔離區劃/或分區)。隔離區劃和/或分區策略可以聯合使用。

  

6、停止從有風險的地區進口活豬和豬產品。

  

7、加強豬場的生物安全措施,特別是在可能與野豬接觸的散養豬場。如果可行,將豬場建在遠離野豬區域的地方。 如果不可行,雙重圍欄,更衣室或在窗戶上放置隔網等生物安全措施對于避免ASF引入至關重要。

  

8、建立控制措施,以減少野豬數量。我們需要與野豬獵人合作來控制和根除ASF。

  

9、持續教育可能將病毒傳播給易感染動物的人,包括豬農,以及游客和任何其他與易感動物接觸的人。

  

10、繼續研究以獲得ASF疫苗。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與CISA-INIA合作,正在努力獲得一種安全有效的疫苗,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。



結論



盡管努力控制ASF病毒,ASF病毒仍在傳播。自2014年以來,已有九個歐盟國家報告了該病。故必須改進用于控制ASF的系統。如果我們不改變這種情況,那么歐洲野豬很可能會被感染并成為其它野豬反復感染的感染源,對家豬來說也是如此。故整個豬業面臨的風險很大,我們需盡可能減少這種風險。